— 梵尘云泱 —

[独伊]IL Mare Centrale Capitoli 3

“阿道夫,面包做好了,要尝尝吗?”面包房师傅将面包递给自己的丈夫.

“你知道,我不喜欢吃甜食.”阿道夫接过了面包,虽然嘴上说着不喜欢,但还是用力地啃了一口.

“这不是甜面包,我可没放糖.”爱丽丝一本正经地说着.

她的眼神永远是坚定的,干净得不带有任何杂质.

“马上就轮到我上战场了,祝我好运吧.”阿道夫看向天空,不知在想着什么.

或许是对于胜利的憧憬,又或是对于这场战争的思考,这场充斥着血腥味的战争.

“对了……这个带在身上吧.”爱丽丝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纽扣,一颗浅棕色的,漂亮的纽扣,在清晨的阳光里闪烁.

“这是…..?”

“你衬衫上的扣子.早上本来打算补的,但是你都要走了,看来没时间给你补了.带着吧,等你回来了,我再给你补上.”爱丽丝笑了,阳光流出来了.

“可是……”阿道夫欲言又止.

“我知道你可能回不来,但是请一定带着.”爱丽丝抬头,注视着另外一双眼睛,”它会代替我陪你.”

这颗棕纽扣,与爱丽丝的眼睛出奇的相似,一样的温和,一样的纯粹,一样的泛着光泽.

“我会好好带着的.”阿道夫接过纽扣,收在上衣最靠近心脏的口袋里.

那样,他的心,一直都贴着他美丽的妻子,也一直属于他美丽的妻子.

阿道夫终于还是上了战场,在那个硝烟漫溢的地方.尸体已经不再令人生畏,双手也被鲜血所侵染,与棕扣子格格不入.浓烟肆意弥漫,几乎快让人窒息.踏过的都是死去的孩子们.同时也可笑地相信着上帝会原谅这些暴行.

爱丽丝每天都在等着丈夫的信,寄来一封,她就收一封信在杨木盒子里.她知道自己的丈夫会亲吻每封信的封口处,于是便也将嘴唇贴近那个地方.

那一刻,好像他回来了.

爱丽丝有时也会寄一些小物件给阿道夫,可能是她亲手缝制的小布袋

不知道是度过了几个月,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.而这几天,她没有收到来自遥远的前线的信.她知道,自己的丈夫回不来了.

“贝什米特夫人吗?这是给你的信,还有……你丈夫的军装.请节哀吧……”

邮递员将信递给了她.

爱丽丝终于是收到了噩耗,不过这一切,在阿道夫走之前,她已经想好了.

“……谢谢.”爱丽丝保持着礼貌的微笑,目送着快递员的离去.

她轻轻关上大门,打开了信封,虽然,她有些不敢看,眼神躲躲闪闪.

没有谁会愿意直面自己已经孤身一人的真相.

掉出来的,除了军队发来的通知书,还有纽扣和阿道夫亲笔写的信.爱丽丝照例将它放在杨木盒子里,正好一百封.

“笨蛋……这么早就做好准备了吗……”

爱丽丝趴在桌子上,抹着眼泪.她把窗帘都拉上了,室内没有一丝的光,昏暗的感觉让人感觉极其不适.

“说好的,你回来,我就帮你补好扣子……现在,也算是回来了吧……”她一边流着泪,一边用针将线穿过扣子的孔,一针,一针,又一针,回忆逐渐涌出,关于他们的相遇,热恋……

眼泪抑制不住染湿了白色的衬衣,说到底,爱丽丝内心还是一个小女孩.

但是,这个小女孩没有可以依靠的地方了.

第二天,面包房师傅跳海自杀的事传得满城沸沸扬扬,苍蝇们唏嘘着她的脆弱.

评论
热度(7)

2018-09-16

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