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梵尘云泱 —

[阮伦]中秋之夜

*ooc高能预警

*不上升真人

*私设预警

*我又好了伤疤忘了疼了

钟逸伦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,与自己隔了一个太平洋的家*.

自十七岁开始,他就在他乡游荡,看过人们的悲欢离合.

太多了.

电话响了.

“钟逸伦?今天晚上一起去看月亮吗?”

电话那头的阮奕信问道.

年轻的法国人一举一动都透露着魅力.即使没有见面,但是光听声音,就足以让人心跳加速.

“好啊,在哪里?”钟逸伦的脸上挂着笑.

“就在我家楼顶吧.”法国人低声笑了笑,“晚上见.”

“晚上见.”

随即而来的便是一串忙音.

钟逸伦的心彻底乱了,呼吸变得急促.他把脸埋进双臂围成的城墙里,看起来很安全.

现在,他应该好好地准备一下自己的午饭了,可不能让自己饿着.

顺便把晚上要穿的衣服准备一下.

这可马虎不得呐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晚上六点半.

天气渐冷了,但还不至于穿多厚的衣服,一件T恤一件外套就差不多了,下衣只要不觉得冷,穿短裤也没关系.

阮奕信带了点月饼上去,当然,垃圾桶也是必备的.

要做一个讲文明的城市好公民.

“Sorry,我来晚了.”

钟逸伦打开楼道与天台连接的玻璃门,向另外一个人笑着挥了挥手.

阮奕信看了看表:“不晚,刚刚好.”

月亮刚好出来,但因为天气并不是极佳的,总是会有云的遮挡.

一切因为月光而变得安静,即使楼下有人在欢呼着,即使有人在放着烟火.

“你觉得月饼是啃着吃好还是切着吃好啊?”钟逸伦歪头问着.

“……能切着吃?”法国人身上透出的优雅气息,与他说的这句并不相符.

“所以你一直都是咬着吃的?”钟逸伦凑近了一点点.

阮奕信摊摊手,不知道为什么笑了起来.

“真巧啊.”下一秒,钟逸伦那种不可思议瞬间烟消云散,”我也是.”

“拿刀叉吃太不方便了.”阮奕信想了想说.

“那个,腿有点麻,我站会.”钟逸伦双手撑着地,自己站起来.

“中秋的月亮真的好圆啊.”钟逸伦眺着夜空,月亮是极圆的.

他伸出手,好像要把月亮拿下来.嘴里念叨着,又做出一副许愿的样子.

“你在干什么?”阮奕信有些好奇.

“我在想,既然世界都能看到月亮,那么我在这里把想说的说给月亮听,过几个小时,那就会被带去我的故乡……我有点想家了.”钟逸伦有些失落.

“我来做你的家人吧.”阮奕信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.

“啊?”

“做我的男朋友.”阮奕信笑了笑.

钟逸伦觉得,自己的心跳加速了.

“好.”


评论(10)
热度(31)

2018-09-24

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