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梵尘云泱 —

【熙华】单程列车-2误会(下)

emmmmm,觉得无返列车有点俗,就换了个名字。
-------------------
杨敬华现在在警卫的小屋里。
杨敬华很意外,他本以为警卫会把自己绑起来,或是给他扣上手铐,对他说一些污秽的言语,就像.......自己失去父母后骂他“野孩子”的那些孩子一样。
“那个,通缉你并不是因为你有罪。”警卫给杨敬华递去茶,“而是不这么做,他们找不到你。”
“他们?”
“马上要来接你了,你就在这里歇着吧。”警卫看了看时钟。
突然,门口进来一个男子,比杨敬华还大了不少,戴着铁制的舞会面具,一身利落的军装,如此的搭配颇有些奇怪。
杨敬华站了起来,向后退了几步,撞到椅子脚,摔在了上面。手因紧张而抓紧,白净的皮肤把青色的血管暴露出来,嘴唇被牙齿死死磕着,泛了白。
来人没有理会杨敬华的心情,只是走到他的身边,随后,杨敬华感受到了刺痛,那是从颈部传来的,不存在大面积,只是微小的一个点。
意识逐渐昏沉,眼皮粘合起来,再然后,四肢乏力,变得无法动弹。
“别怕,只是小睡片刻。”
--------------------- 一边那圆规戳一边写。。。。 所以痛要怎么写啊

评论(5)
热度(17)

2018-05-01

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