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梵尘云泱 —

【熙华】单程列车-3再遇

熙华预警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再醒来时,是在一张干净的床上,他这身溅了血的衣服与其相配,很不搭调。
觉得双唇干涩,杨敬华便下床找水喝。莫约是药效还没过的缘故,走起路来跌跌撞撞,倒是撞到了好几处桌角。
杨敬华艰难地移动着,突然,眼前出现了一条手链,下面压着的是一张诗稿。稚嫩的字体,歪歪扭扭地倾诉着离别,天真地相信大人的谎言,信誓旦旦地承诺将来会再见面。
上面署名是“华”。
信在杨敬华的屋子里并不少见,出于职业,他要看要回不少的信。有孩子的,有情窦初开的少女的,有血气方刚的男孩的,有长辈们的……这封信的字算不上多好,到有点像他从箱底翻出来的,十来岁时写的东西上的字。
“华”是谁?
嘎吱,门开了。走进来一个白发的男人,年纪与杨敬华相仿。身上也穿着军装,透露出一股寒冷的气息。有了上一次的前车之鉴,杨敬华想离这个男人远些,向后退。撞到了衣架,衣架向下压来。
男人伸出了手,抓住了他,将他拥入怀中。
被人抱着,杨敬华立马推开了,摆了摆头:“你是……?”
来人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整了整衣领,面无表情地对杨敬华说:“我叫端木熙,以后就是你的上司,你负责做我的助手。”
“我先带你去熟悉一下环境。”男人继续说。
“凭什么我要给你干活?”
“凭什么?买下你的是我。”
“……”
杨敬华觉得有些熟悉,好像童年时期也曾见过这样的一个孩子。是不是因为前几年车祸的原因,记忆缺失了一部分。
杨敬华不知道。
说要跟着他去,杨敬华也不再作无谓的挣扎,干脆利落地跟着走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端木熙打开门,突然变亮的环境使杨敬华很不习惯,过了好几秒,他的视线才清晰起来。
“跟我来。”
杨敬华随端木熙下了楼,走出大门,拐弯来到另一边的通道,几户人家蜗居在这个,里面挤着桌子,床。越往里面越阴森,灯也暗了。端木熙扯着杨敬华的手,杨敬华不知是不是因为熟悉,没有反抗。
楼梯很高,杨敬华因为长期不运动而体力不支。端木熙察觉到了,询问着是否要帮忙。
杨敬华咬咬牙,硬撑着笑了笑,即使他不知道为什么。
端木熙军人出身,体质自然过硬,他招呼都不打上一声,就把杨敬华扯上了背。
杨敬华心里很微妙,像有种子在发芽,心脏快递地跳动着。
他不想挣扎,似乎沉溺了。
大抵如此,就是一见钟情吧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熙总终于出场了!兴奋!关于那首诗,小伙伴在评论里说要不要写吧!有六个人就写啦

评论(4)
热度(23)

2018-05-20

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