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梵尘云泱 —

『独伊』青春有你刚刚好-4让他睡会

欢脱向,可能会ooc 主cp独伊,副cp亲子分,米英,法加,普奥,露中,玲湾(越/南x台/湾) 下面是正文☆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近,费里西的英语作业总是要做到很晚。
中/国学校作业本来就多,作为意大利人,最不擅长的就是英语。于是,费里西的睡觉时间,原本的十点变成了十一点。
于是,一两个月下来,费里的精神状态明显大不如前。上课经常不太专心,被老师提醒了很多次。
这节课是自习课,老师要开会,于是留了作业就走了。大家自觉或是被迫的没有说话,都在低着头写。
菊正在写着,突然边上“咚”的一声,貌似是物体碰撞的声音。转头一看,同桌费里西就趴在了桌子上。他眨眨眼,想叫醒熟睡的同桌,路德维希就回过了头。
“让他睡会吧。”路德维希声音很低,不知是怕吵醒费里还是怕打扰同学。
“可是路德君,作业怎么办?下课要交的。”菊指了指费里压在头下的作业本。
“我来做吧,他睡得晚,现在估计困了。”路德温柔地看着费里西。
“好的,我等到老师来了就叫他。”
“拜托你了。”
路德放下了手里这本写了大部分的作业,开始帮费里写。
于是费里西睡了大半节课,当老师走进来的一刻,费里西才被被叫醒。
“课代表把作业收一下吧,少几本跟我说一下。”
老师估计是有点累了,眼皮子都抬不起来。
费里突然想起自己的作业没写完,赶紧低头写,可没想到的是,每个空档,自己会的或是不会的,都填上了,不过字迹有一点路德维希的。
“说不定有田螺姑娘看上你了阿鲁,运气真好阿鲁。”
费里西在对王耀说完他的经历之后,王耀兴奋地回答道。
“话说,田螺姑娘是什么?”
“就是很久以前啊,有个渔夫。他抓到了一只田螺,养在水缸里。然后那个田螺化成了女子,打扫渔夫的家……”王耀越讲越起劲,以至于忽略了边上正在偷听的北极熊。
“是这样吗?说起来我运气一直不错呢。”
“那帮我抽个式神吧阿鲁!”
“诶?”
几天后,王耀在数学课上睡着了,下课的时候,他发现他的笔记居然学会了自动更新。
抬头一看,某只紫眼睛的东欧人正笑着看着他。
“看来田螺姑娘也很喜欢小耀啊~”
“你偷听我讲话阿鲁!”
“呜呼呼~”
“还有别装了,我知道是你阿鲁。”
“这么快就被识破了吗?”
坐在隔壁的小菊表示:我不仅要吃同桌的狗粮,还要吃我哥哥的狗粮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菊有了个新前桌,一个叫任勇洙的韩国人。
王耀是他的表哥。
其实在之前,本田菊的前桌是一个女孩子,看起来很喜欢路德维希,经常给他带饭,带胃药,还请路德出去吃饭。
不过都被拒绝了就是。
关于任勇洙是怎么调到路德旁边的,听任勇洙的同桌说是因为任勇洙经常跟隔壁桌的阿尔弗雷德说话,导致太吵了,被同学(亚瑟)投诉,但只有亚瑟能管住阿尔,调走了更闹腾,于是就把任勇洙调到了路德维希旁边,希望路德维希能管住他。
现在,每天下午,本来一个人的本田菊,有了一个和他说话的朋友,虽说经常牛头不对马嘴,不过总是聊得很开心,王耀都觉得本田菊状态完全不一样了。
不管怎样,菊似乎不再是独自一人了呢。

评论
热度(2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