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梵尘云泱 —

[独伊]IL Mare Centrale Capitoli 1

那是在路德维希记忆中,他们的第一次相遇.

路德维希七岁,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孩子.头发也还没有梳成像长大后那个样子,而是安安分分地放了下来,显得男孩有几分的乖巧.

海边的阳光很刺眼,海滩上空旷处停歇着几只海鸟,海浪偶尔淹没鸟儿的脚,让鸟儿扑棱几下,再推上几片贝壳,或是水草,总之是带有腥味的东西.海岸远处有几艘船,扬着帆,也有用电动马达的,划过的水面激起不少的浪花.海水湛蓝,深处都能看到下边的珊瑚贝类,再浅些的地方,蓝色就淡了,变得透明起来.

一切都是如此美丽.

路德维希的母亲安娜是个爱冒险的女子,有了孩子依旧是如此,路德因为这点,陪着母亲走了许多地方.她刚到海边,就拉着丈夫去潜水,把路德维希丢给长子基尔伯特.即使基尔伯特还在叛逆期,她依然很放心,她知道,那孩子就算牺牲自己,也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弟弟.

而且基尔伯特还被嘱咐不要带着弟弟路德出去,到海边,除了一方面是担心路德维希,更因为基尔伯特那一双漂亮的红眼睛,白化病人的眼睛.白化病患者的眼睛畏光,不能长时间接受紫外线辐射.虽然自称”本大爷”,但是基尔伯特身体却非常虚弱,个子虽不矮,但是体重比同龄人要更轻,更像是天使.

“哥哥……我想去玩水……”路德维希推了推自己的哥哥.

“要去吗?我陪你去吧……那个,阿西,我的墨镜在哪里,你帮我找找.”基尔伯特摸了摸手边.

“哥哥算了……我还是不去了吧.”

“那怎么行啊,阿西好不容易来一次海边,还要和我这个病患待在一起,那岂不是亏了?”基尔伯特笑了笑,”走吧.”

“可是哥哥你真的没问题吗?””放心吧,本大爷我还没那么虚弱.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戴上墨镜就好很多了,大不了我就待在伞下好了.”

“好吧……哥哥你要小心一点.”

“不过这边人太多了 ,换个地方吧.”

“诶,为什么?””为什么?因为,不是每个人都像阿西这么善良,都会包容异类的.”

沿着海水与沙滩的交界线,两个人缓慢地走着.浪花小心翼翼地扑上前,轻轻抚摸着男孩的脚踝,一会向后退几步,再扑上来,乐此不疲.

 “阿西,本大爷在这休息会,有事叫我,不然眼睛又要吃不消了.”

块有绿荫的地方,摘下了墨镜.

突然,一个拖着鱼尾的孩子,被海水推上了岸,撞到了路德维希身上.

孩子看上去与路德维希年龄相仿,有着一头漂亮的棕发,在阳光下竟显现出金子般的光泽.他没有双腿,而是更加优雅的蓝色鱼尾.身上有不少伤,有结了痂的,也有新的刚添的……

见那小家伙似乎还活着,路德维希轻轻拍了拍人鱼的脸.

“你还好吗?”路德维希关切地问道.

小人鱼清醒过来,满脸都是惊恐.

“我……后面……追……怕.”

后面?路德维希抬头,见到了一条和哥哥差不多高的人鱼.

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,竟然挡在了两者之间.

“啧,碍事的小孩子.”大人鱼有些不满.

“我……我不会让你伤害到他的!”

小路德涨红了脸,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.不过看起来更像是在向大人撒娇,毕竟他还是个孩子.

“算了.”大人鱼有些轻蔑地看着小人鱼,”这次,我先就放过你,下次,可没人来救你.”

说完,大人鱼潜入蔚蓝色的海,消失在路德维希的视野里.

“那个……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吗?”

路德维希的蓝眼睛认真地盯着小人鱼.

“我……我叫费里西安诺……这次,谢谢你……”人鱼感受到灼热的目光,低下了头.

“我们下次会再见吗?”路德维希歪了歪头.

“当然会啦.”他甜甜一笑.

”对了,你哥哥……为什么不陪你玩呐.”

“因为他的眼睛……不能在太阳下……看东西.”

费里拔下一片鳞片,鳞片上还有因为被拔下而流的血.然后,把他这鳞片放在路德维希手里.

“人鱼血可以治疗这种病症,抹在他的眼睛上,就好了.鳞片你就戴在身上吧,下次见面我就能认出你来了.”

小人鱼向着海深处游去,尾巴扫出阵阵涟漪.

路德没再说什么,只是用力地朝人鱼最终消失的地方挥了挥手.

评论(1)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