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梵尘云泱 —

[独伊]IL Mare Centrale Capitoli 2

上一世的记忆,是否有我们相爱的痕迹?

人鱼首领得知,费里西上了岸,还被人类所看见,大发雷霆.将他禁足于宫殿之中,没有他的命令,不能出去.

被禁足之后,费里也依然心心念念着那个救了他的男孩.他在墙壁上画满了男孩的肖像.开始还有颜料可以用,可当别的人鱼发现画的是人类,就不再提供颜料.费里只好咬破手指,用鲜血作画,或是找一截刀片,雕刻墙壁来作画.

人鱼奶奶每天都会给他包扎伤口,并送些吃的.她总是拍拍窗户,等费里打开窗户,再把食物,药瓶放在房间靠窗的桌子上.

“小费里,我来了,开开窗户好吗?”人鱼奶奶轻轻拍了拍窗,询问着.

费里西用双手,用力地推开了窗,留下了些血迹.

“噢,我的孩子,你今天又在用血画画了?不知道那样会伤害到你自己的吗?”人鱼奶奶皱着眉头责怪着,”快把手伸过来,我帮你上药.”

“谢……谢谢.””以后不要再这么画画了,我去街上给你找点画材不就好了吗?”

“不用了不用了!我只是个囚犯,不需要奶奶这么费心的……而且我也被首领禁止了再用颜料.”

“傻孩子,你和其他人鱼一样,都是大海的孩子,也都是我的孩子.今天的午餐是海草和从陆地上带回来的……pasta!”

“哇啊啊阿,谢谢人鱼奶奶!”

“快吃吧,吃完了我还有话对你说.”

费里虽然很饿了,但还是尽量优雅地吃完了.

“话说,人鱼奶奶,我是从哪里来的.”费里眨眨眼.

“嘘,别急.我正要说呢.”“好吧.”

“先给你讲一个故事吧,那是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,肮脏的人类为了一己私欲,开始了争夺土地的战争,不少人鱼同胞也因为误伤而死.过往千年,人类因为宗教,信仰,种族,土地为由打了不知道多少回.人类总是如此丑恶……”

“那个救了我的那个男孩子可不是.”

“亲爱的,人都是会变的.”人鱼奶奶喝了口茶,”那是候他还小,说不定他现在正在捕杀我们的同胞呢.”

“……我相信他不会的.”费里满眼都是坚定.

“好吧好吧,但愿如此,毕竟不是所有人类都是坏人不是吗?好了,那我接着讲了,年轻的贝什米特为了国家的荣耀,义无反顾地前往战场,那个满是鲜血的地方.他的妻子爱丽丝,一个善良的面包师傅,最终还是收到了噩耗,她的丈夫死在了战场上,被历史的尘埃所掩盖,而爱丽丝发觉自己已经无依无靠了,于是便把面包店交给自己的学徒们,自己跳入了蓝色的大海,就是我们现在居住的地方.”

“爱丽丝……这个名字好熟悉啊……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.”费里趴在桌子上,好像在思索着什么,”是人鱼奶奶吗?”

“不不不,当然不是我,我可是人鱼长老……听完你就知道这个爱丽丝是谁了.”人鱼奶奶哭笑不得.

“然后呢?”

“前些日子有条被爱丽丝所救的人鱼发现了她……”

“她救过人鱼?”费里打断了人鱼奶奶的话.

“……没错,亲爱的,不过插嘴可不是什么好习惯.”人鱼奶奶耸了耸肩,但其实并没有生气.

“我知道啦.”

“咳咳,并把她带到了首领面前,首领命令将她带到深渊牢笼中.再后来,也就是四十年后,她变成了一颗人鱼卵,人鱼卵孵化出了一条棕发的人鱼……”

“你是说……我就是爱丽丝?”

“准确来说,是爱丽丝的转世.”人鱼奶奶用手轻轻捂住费里的眼睛,“孩子,闭上眼仔细想想,你是不是曾经在陆地上待过一阵子.”

费里闭上眼,闻到了面包的香气.

“好像….是的?”

评论
热度(6)